智通到家欢迎你,全国服务热线:0769-87073850


疏忽照顾儿童罪将被引入亲职教育制度里面,请家长照顾好自己的孩子!

2018-08-06 09:04:28 admin 554

1002029213.jpg

  每到假期,孩子的意外事故时有发生。媒体年年呼吁,学校每年都在提醒家长,可依然每年都有此类新闻。孩子假期的安全问题,好像成为一个无解的难题。孩子假期意外损伤,表面上是概率问题,实际上不少悲剧的背面,却是家长的疏忽所导致。


  除了普及一些具体的安全措施,治理这一社会痛点,还有什么高招?


  专家呼吁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有惯例


  最近,来自安徽的律师孔维钊,关注到本地几起儿童意外损伤案例,背面都是家长疏忽照料所造成的,作为全国律协未成年人维护专业委员会,呼吁在刑法中应该引入疏忽照料儿童罪。


  家长带孩子到超市,被电梯夹伤手指;爸爸妈妈把孩子忘记在车内,造成损伤;大人把孩子留在家中,发生火灾或许意外坠楼……孔维钊以为,这些意外事件的发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爸爸妈妈没有尽到监护职责所导致。他以为,应该对失职的爸爸妈妈进行追责,但是,目前法令却无能为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维护法》第六十二条规定,爸爸妈妈或许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或许损害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由其所处单位或许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予以劝诫、制止;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孔维钊敏锐地发现,这条规定的立法本意是针对优待儿童的问题。但是,对于家长的过失行为的处罚,我国法令仍然存在空白。他举例称,孩子若在商场发生意外,家长能够向商场追责。但是,因为家长的过失,导致孩子受到损伤,却不能向家长追责,这显然说不通。


  因此,孔维钊提出,在刑法中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是以国家名义要求负有监护法定职责的主体承担疏于监护的法令罪责,更有利于维护儿童的利益,体现儿童利益维护最大化原则。


  他注意到,在澳大利亚,家长把12岁以下的孩子独自留在家中或许让孩子独自出行,被邻居和社工发现并向警方报告,家长就有可能面临指控。在香港,如果监护人把孩子留在家里或许脱离监护人控制的场所,不管是否存在后果,都将构成犯罪。


  有这样一种观念,我国有很多的留守儿童,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是否符合我国的现有国情?孔维钊以为两者并不矛盾。


  他以为在立法中应该细分为几种情况:如果爸爸妈妈不安排好子女生活,就外出打工,这就构成了遗弃罪,目前法令中就有相关规定;如果爸爸妈妈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没有监护才能的老一辈和其他亲属照料,一旦孩子发生意外,也应该向孩子爸爸妈妈追责;如果爸爸妈妈把孩子交给有监护才能的老一辈或许其他亲属照料,由于疏忽照料发生意外,应该向受托的老一辈或许其他亲属追责。


  法令介入家事维护孩子,不激进


  “我也拥护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如果爸爸妈妈没有尽到监护职责,然后导致孩子发生意外,其间存在因果关系,爸爸妈妈理应承担职责。”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讨会副秘书长田相夏说。


  社会上存在这样一种质疑,孩子发生意外损伤,即便是爸爸妈妈疏忽,他们也需要承担巨大的感情痛苦,本质上就是一种惩罚。因此,法令没必要介入到相似的家事之中。


  田相夏并不拥护相似的说法。他以为,法令进入到家事范畴具有合理性,跟着我国熟人社会的瓦解,家庭纽带关系越来越弱,法令应该设置明确的规则,介入到家庭的行为准则和规范制定之中,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实施就是例证,法令进入家事维护孩子,应该成为一种社会一致。


  他坦言,法令进入家事范畴,在操作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如果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一旦发生意外,对爸爸妈妈的举证十分难,爸爸妈妈将同时陷入巨大悲痛与法令制裁之中,有可能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


  田相夏以为,更重要的是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给人们普及一个观念——孩子不是爸爸妈妈的私有财产,不能由爸爸妈妈随意处置,国家具有最高的监护权。


  现实的情况是,很多家长都没有维护孩子的认识,存在疏于维护孩子的现象。在他看来,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对社会具有强烈的警示效果,也是一种防备悲剧发生的手段。


  有人忧虑,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是否太激进?他反驳:“有的未成年人遭受意外,不幸离开人世,孩子找谁喊冤?最痛的还是孩子。因此,法令需要维护未成年人的利益。”


  他以为,法令是维护孩子的最后一道防线。近年来,我国维护未成年的法令越来越完善。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规定,爸爸妈妈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但在未成年人爸爸妈妈已经死亡或许没有监护才能的情况下,能够变更监护人。2014年,《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损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七种情形之一,民政部门等可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


  引入强制亲职教育制度,共青团能够介入


  “我拥护建立疏忽照料儿童罪。”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讨所所长童小军以为,我国法令对于儿童的维护仍然具有提升空间。


  作为拥有社会工作背景的学者,童小军发现,很多人都会以为儿童遇到的不测只是单纯的意外损伤,甚至以为会一直存在。值得警惕的是,意外事件的背面大多都是家长的疏忽所造成的,比如她研讨孩子遇到性侵或许遭到优待的案例发现,背面是很多家长没有尽到监护职责或许是滥用监护权。若家长的监护到位,很多悲剧将不会发生。


  要解决这一问题,法令是最后一道保障,但不是唯一办法。童小军又支了一招——加强亲职教育。


  什么是亲职教育?也就是,对家长进行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称职的好家长的专门化教育。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专家呼吁进行这一教育。但是,亲职教育如安在我国落地,一直是社会难题。


  童小军以为,在亲职教育中,毫无疑问爸爸妈妈是第一职责人,他们要承担起学习的职责。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一些贫困家庭和文化水平较低的家长,无法主动学习。她以为,一些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要发挥效果,比如共青团组织在扶贫范畴,能够因地制宜地开展一些亲职教育培训,给贫困家庭赋能,这是阻断代际贫困的一种方式。


  “国家不能袖手旁观,应该承担起亲职教育的托底效果,形成制度化体系。”童小军提出,比如孩子遭受一些意外损伤案件,国家追究爸爸妈妈职责之后,还要对监护失职的家长进行强制的亲职教育矫治。另一种常见情况,有的孩子出现严重不良行为,国家除了对孩子进行矫治帮助,还需要对爸爸妈妈进行强制的亲职教育矫治,让家长学会做家长,从根本上改进家庭关系。


  童小军以为,共青团组织十分有必要介入亲职教育的工作之中,不只能够防备青少年违法犯罪,而且也是维护少年权益的一种手段,毕竟,这些孩子未来还是要回归家庭,爸爸妈妈应该掌握适度的教育方式。


  她提出另一个设想,在团组织系统,能够将婚恋教育与亲职教育结合起来,婚恋不止于相亲交友这么简单,未来还要面临养育孩子问题。如果能提供亲职教育服务,不只提升了年轻人的本质,也让共青团相亲交友活动变得更加厚重,直接提升未来年轻爸爸妈妈教育孩子的水平。



标签:   疏忽照顾儿童罪 儿童监护疏忽罪